所在位置:首页>原创·财大情 >

岁月易老,我们已回不到从前

来源:散文网  时间:2017-06-13 08:39:14  点击:

    在又是一年麦儿黄的时节,我回了一趟老家。

    忙完家里的事情之后,约了几个初中同学,请初一时的班主任李老师小聚。

在酒店等候时,我就一直在想象脑海中以前李老师的模样:身材不高,甚至有些消瘦,一张长不大的孩子脸,爱笑,说话和气……距离上次在乡政府办事时无意中碰到见了一次面,仅仅匆匆打了一个招呼之后,至今已有20年的光景了,那时的他,还依然年轻,与教我时,并没有太大的变化,可如今是什么样子呢?

    直到服务员推开门,我站起身,迎上去,握住老师的手时,才猛然看到老师斑白的头发,还有脸上深深的皱纹,我才明白,岁月留下的痕迹,谁也逃不了的,包括我自身。

    吃饭时,我把我多年来的一些疑问,细细地跟老师交流。他依然象当年教我们语文时一样,耐心地听,然后解答我,只不过,经历了在初中母校当校长,然后被排挤到临近乡镇学校主持工作,现在新城教师进修学校任职后,岁月的磨砺,让他有些沧桑。但精神却依然是昂扬的,一如当年的意气风发。

    他告诉我们,那年中师一毕业,就担任我们班主任。但与别的老师不同,他与我们没有距离和隔阂,也没有因为他父亲,当时是我们初中的副校长,而有任何的架子,倒像大哥哥,对我们嘘寒问暖。我至今还记得,晚自习之后,他经常到我们住的低矮的寝室看望我们,同学们都把他当做朋友和亲人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
    在教我们的老师当中,李老师是活跃的一位。每当下午放学,他就带着我们,到校园围墙东边的一个暂时闲置的打麦场,做操、玩游戏,整个初一,打麦场上都留下了我们欢快的身影。而利用课余,去整理学校西南角的操场,也让我记忆深刻,他带着我们一起,拔草、锨铲、平整,大家干的热火朝天,他也汗流浃背。这些,也让我们体验到了课堂之外的乐趣。

    还有一次,期中考试结束,成绩出来后,他就将全班成绩排名用毛笔写在大红纸上,贴在教室前面右上方的位置,记得当时我考的很好,每次上课、下课或进出教室的时候,我总有意、无意瞄向排行榜上自己的名字,并暗下决心,勤奋刻苦,力争上游,为父母、为老师争光。

    “我记得刚到校时,教室门口建房子挖的深坑还没有填,上课的板凳,都是从自己家里搬来的”,我跟他聊起我还能记起来的事情。“是的,咱们初中,以前是一所高中,后来撤消了,变成了初中”,他回答着我,似在回忆那时的旧事。

    那晚,我们喝了三斤白酒,两瓶红酒,可李老师兴致依然很高,我突然想到,李老师也许也很怀旧的。是啊,他那年毕业任教时,也就20岁出头的样子,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,那时的他,年轻、激情、朝气,可一晃三十年过去了,如今的李老师已不再年轻,可我,又何尝不是呢?

    抽些时间,找些机会,该聚就聚一聚吧,只为那些青春的记忆故事,只为曾经在一起的快乐时光,只为岁月易老,而我们已再也回不到从前。

上一篇:乌篷船上的月光
下一篇:最后一页